欢迎光临深圳之声网站>>首页—深圳之声新闻!网站地图 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健康

中医学泰斗一一韩世圣

作者:小北  来源:互联网  更新时间:2017-05-09 18:58

  韩世圣,男,1952年生,江西分宜人,汉族,九代中医世家传承医师,中共党员,本科学历,高级康复治疗师,主任中医师,教授,博士生导师,国医临床医学家,首批中国百年百名中医临床专家,国医大师,全国中医药界 “一代宗师”“中医学泰斗”。

论癌性疼痛辨治八法

  癌性疼痛时晚期肿瘤病人的常见症状。从临床上看,癌痛的病因病机可概括为“不通”、“不荣”两方面,表现为“虚”、“实”两种证候群。当然,它们并非绝对分开,就癌瘤发生的本质而言,在于本虚标实,虚实错杂,所以,癌痛瘤发生亦是多因素作用的结果,临床中亦常表现为虚实相兼。但由于肿瘤不同的阶段发展过程中病机有异,虚实亦有偏重,一般而言,肿瘤早期、中期以实痛为主,晚期以虚痛为主,或虚实并见。临床治法亦因癌痛病机不同而异。现将其治疗癌性疼痛的八种法则和临床用药思路分述如下:

散寒止痛法

  《素问.痹论》曰:“痛者,寒气多也,有寒故痛也。”充分说明了寒邪与疼痛的关系。寒邪凝 ,阳气不达,气血不畅,经气闭阻则可致疼痛的发生。中医学认为肿瘤为阴寒证,其本质在于“阴成形”,而癌性疼痛的发生于肿瘤关系相当密切,癌瘤是产生癌性疼痛的病理基础,故癌痛的发生亦多与阴寒之邪有关。临床中常见:疼痛或缓或急,常用冷感,痛有定处,得温痛减,或喜按,遇寒加剧。兼有面色苍白、形寒神法、四肢不温、大便溏薄、小便清长等全身症状。舌质淡青、舌体胖大或有齿痕,舌苔薄白,脉沉细或濡。依据中医“寒者热之”的理论,治以温阳散寒、通络止痛。常选用附子、肉桂、细辛、干姜、丁香、乌药、桂枝、川椒、 、小茴香、吴茱萸、川乌等药。本法一般适应于肿瘤进展期或晚期患者。因寒为阴邪,其性凝滞,易阻碍气机,导致气滞血瘀,故临床中常加入活血化瘀之品,如:玄胡、川楝子 、木香、桃仁、红花等。

活血止痛法

  瘀血疼痛在癌性疼痛中最为常见。中医学认为血瘀即是癌瘤发生的病理机制之一,又是肿瘤病变过程中的病理产物,瘀血内阻每致络脉不通,不通则痛,故通常在不同肿瘤的各个阶段均可见瘀血作痛的征象。活血化瘀止痛不仅可以使瘀阻的络脉再通,疼痛缓解,亦可以通过化瘀消除癌瘤产生的病理因素,达到抑癌缩瘤、控制肿瘤发展的目的,从而解除癌痛发生的病理生理机制。

  瘀血疼痛的特征是:痛如针刺,痛有定出,拒按,夜间痛甚。常兼有面色晦暗、形体消瘦、肌肤甲错或有瘀斑、瘀点,痛处常触及包块。舌淤瘀暗或有瘀斑,舌底脉络瘀曲,脉涩。治遵“血实者宜决之”、“结者散之,留者攻之”的原则, 活血化瘀、通络止痛为大法:选药丹参、赤芍益母草、土元、王不留行、当归等。临床使用活血化瘀药时应注意辨证施药,区分不同活血药的特点。同时,考虑到气血之间的关系,在应用此类药物时一定要配合行气药,这样才能达到“气行则血行”的目的,使活血药发挥更大的作用。

行气止痛法

  气机郁结是导致癌性的重要病机。可以说,行气止痛法不仅贯穿了肿瘤治疗的始末,亦在癌性疼痛的治疗中占有重要的地位。中医学认为引起气机郁滞的病因主要是七情所伤。气机郁结而致的癌痛多见于内脏肿瘤,尤其是消化系统的肿瘤。疼痛性质多为胀痛,痛无定处,遇情志刺激加重。患者往往精神抑郁,或易激动、躁动不安;伴腕腹满闷、嗳气、食少纳呆、善太息。舌淡苔薄白,脉弦 。治遵“郁而达之”的原则, 疏肝理气、解郁止痛为大法;药选柴胡、青皮、香附、佛手、陈皮、川栋子、乌药、厚朴、 枳实、木香、姜黄、薤白等。临床应用理气止痛药时,应根据疼痛的部位、性质等结合不同理气药的特点,辨证施药。如:疼痛在胸肺者,选薤白、枳实、瓜蒌;疼在两协者,选柴胡、香附、佛手、青皮、川栋子;疼痛在胃腕者,选延胡萦、木香、厚朴、陈皮、乌药;疼痛在少腹者,选小茴香、莱菔子、荔枝核等。对于气滞疼痛,除选用理气止痛药外,亦应根据引起气郁的原因及兼证进行合理配伍。本类药物多为辛温香燥之品,易耗气伤阴,故应中病即止:对于晚期肿瘤者,使用时注意配伍益气养阴补血之品,以防耗伤气阴。

化痰止痛法

  适用于痰浊阻滞脏腑经络或结聚四肢百骸,经气不利而致的癌痛。朱丹溪言:“凡人身上、中、下有块者,多属痰证。”说明了痰浊与肿瘤及癌痛的关系。痰浊是水液代谢失调的产物,痰浊内停,聚而为瘤,阻碍气血运行而导致癌痛。临床证见:疼痛多为钝痛、隐痛、胀痛、木痛等,同时伴有痰涎壅盛、呕吐痰浊、咽喉不利:舌苔厚腻,脉滑。治宜化痰通络,散结止痛。药选半夏、南星、贝母、昆布、僵蚕、皂角、甘遂、山慈茹、瓜蒌等。

清热止痛法

  热毒内蕴而致的癌性疼痛多见于中、晚期癌肿瘤患者,尤其是当肿瘤体积迅9速增长、伴有坏死或继发感染时,更易发生。临床见:痛势较剧,呈热痛,得冷消减,或见局部红肿,或酿脓,皮肤变腊黄色,溃破后流脓血,或出现高热等全身中毒症状。舌质红绛,苔薄黄,脉数。依据中医“治热以寒”、“热者寒之”的理论,治宜清热解毒、泻火止痛,方选黄连解毒汤、清瘟败毒饮、当归芦荟丸等加减;常用药物半枝莲、黄连、黄柏、黄芩 、银花、连翘、蒲公英、石膏、山栀、白花蛇草、野菊花、败酱草、龙胆草、山豆根、蚤休、苦参、大黄、牛黄、青黛等。本类药物大多苦寒,能败伤胃气,体质虚弱者,应用时勿忘调护胃气。此外,临床中肿瘤患者所表现出来的热性证候往往极为复杂,须辨别热邪所在的部位和病情发展的不同阶段,以及不同的兼证,辨证地应用不同的清热解毒药,才能取得比较满意的效果。如:晚期肺癌病人出现胸痛、咳嗽、发热、咯血等证,辨证为热毒在肺,选用石上柏、鱼腥草、夏枯草、蒲公英等清热解毒药:若邪热炽盛,久必伤阴,须选用沙参、麦冬、玉竹等养阴清热,加用藕节、白茅根、生地、地骨皮等凉血清热药。热毒藴结的部位不同,其选药亦不同。热在上焦,选黄芩;在胃肠,选黄连;在下焦,选黄柏;在肝胆,选龙胆草;三焦热,选山栀等。还要根据不同的肿瘤所致的疼痛,做到“辨癌选药”,如肺癌痛,选鱼腥草、黄芩等:消化道肿瘤疼痛,选半枝莲、干蟾皮等。

固涩止痛法

  适用于恶性肿瘤晚期,正气虚脱、经络脏腑失养而致疼痛者。在临床中我们发现,癌症患者到了晚期,伴随着恶病质的出现,体现元气大伤,正气欲脱,无力抗邪,癌细胞迅速扩散、侵润,是产生或加速癌性疼痛的重要因素之一。此阶段正气虚脱已成为矛盾的主要方面,依据中医“急则治标”的原则,予固涩之法以补之。此法一方面可固涩正气,使之不轻意耗散:其次间接固涩过度增长的肿瘤细胞,使之发展缓慢,并延续癌细胞扩散转移。此类药多属甘涩、咸涩、苦涩之品,甘助脾以生气血,咸助肾以保精液,正气得充,经脉得养,疼痛自止。常用方剂:挑花汤、乌梅丸、五味子丸等,常用药物:五味子、乌梅、龙骨、牡蛎、诃子、枳实、乌贼骨、赤石脂、莲子、枳壳、刺猬皮等。一般而言,固涩法的应用,只是治标之法,目的是及时收敛正气的消耗,防止因虚脱而致的正气衰竭,暂时缓解疼痛的发生或加剧。但产生这些症状的根本在于正气的虚弱,所以需与相应的补益药配合应用,以期标本兼治,使气血津液得充,经络脏腑得养,从根本上解除疼痛的发生。

安神止痛法

  适用于各种癌性疼痛,特别是伴有明显的心理因素的患者。中医学认为疼痛的发生与心理情志关系极为密切。正如《素问.至真要大论》曰:“诸痛痒疮,皆属于心。”这种情志变化对疼痛的影响,在癌痛中表现尤为突出。现代研究根据癌痛多因素概念提出,患者对痛的认识,对“死”的恐惧,情绪的忧伤,心理上的忧郁和绝望,都会影响癌痛的感觉。因此,临床中对癌痛的治疗,除了家庭、单位、医护人员及朋友的体贴、关心、照顾外、药物治疗是不可缺少的。通过药物治疗,可达到镇静安神、宁心定志的目的。通常方剂如朱砂安神丸、养心汤、远志丸等。常用药物有龙骨、酸枣仁、珍珠母、远志、琥珀、磁石、合欢皮等。当然,安神止痛只能作为一种辅助方法,在临床中应结合辨证,与其他方法配合应用,才能收到良好的治疗效果。

补虚止痛法

  正气不足,气血津液亏虚,脏腑经络失养而致。“不荣则痛”、“因虚致痛”是癌痛发生的主要病机之一,

  其贯穿了癌性疼痛发展的始终,尤以肿瘤晚期更为突起。因虚而痛的特点是:痛势隐隐,绵绵不休,疲劳后尤剧,伴形体消瘦,面色无华,身倦乏力,神疲懒言,舌淡苔薄白,脉细弱。依据中医“损者益之”,“虚则补之”的原则,针对在气、在血、在阴、在阳、在脏、在腑的不同,分别施以不同的补法。如:气虚者补气止痛,常用药物如黄芪、党参、白术等:血虚而痛者,常选用当归、鸡血腾、白芍、何首乌等:阳虚而痛者宜温阳止痛,常选用补骨脂、杜仲、续断等。阴虚而痛者常选用沙参、黄精、女贞子、龟板等。对于气血阴阳俱虚者,宜气(阳)血(阴)双补,以期正气来复,发挥其营养、温煦的作用。在辨别气血阴阳的时候,应注意结合脏腑辨证,这样在临床中就会收到更好的效果。一般认为癌痛的发生与脾,肾关系密切,有研究表明:健脾益气药物能增加肿瘤患者的抗痛能力,应用补肾药物有助于疼痛的控制。如对肺癌造成的严重胸痛,在应用养阴药的同时,加仙灵脾、肉苁蓉、仙茅等补肾药,临床效果较好。

  癌性疼痛的发生本身是多因素共同的结果。在其发病过程中,既存在病理性改变,又存在心理因素:即有“不荣则痛”的病机,又有“因实致痛”的病理等。因此,临床应用上述法则时,一定要注意结合辨证,综合分析、合理配伍、才能发挥更好的治疗效应。

分享到:

关键词:

更多精彩热图
更多今日推荐
更多最新标签
更多拓展阅读
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网站地图 网站标签 企业邮箱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
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、复制或建立镜像
中医学泰斗一一韩世圣